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宁夏大学校友网 新闻内容测试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09-08    点击:[]

位于广西合浦县城南郊3公里外的北海市合浦精神病医院,仅在2014年,就有至少40名患者疑似被重复办理进、出院手续。在2015年前7个月,则疑似至少有33人。

澎湃新闻获取的多份相关原始材料显示,上述个案中同一个患者出院和入院的间隔,往往只有1-2天,有的人当天出院后,又被办理入院。

上述做法又被称为“分解住院”、“分段报销”。

2015年底,患者家属通过网络等渠道质疑合浦精神病院伪造病历,违规办理进、出院实现重复检查,进而套取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下称新农合)报销款,给患者救治带来风险,并增加了治疗费用。

合浦精神病医院院长陈升旭和副院长钟军均向澎湃新闻表示,整个事件已由相关部门做过调查,并由合浦县网信办公开作出回应。

而上述合浦县网信办回应则称,“不存在套取新农合资金的情况”,“不排除个别工作人员在电话打不通的情况下,为怕麻烦,没有再次反复拨打电话,和患者家属沟通不到位;同时报账材料整理过程中怕麻烦,操作上确实存在不规范的地方。”

对此,合浦新农合中心副主任陈芬业8月11日告诉澎湃新闻,“阶段性报账”的现象确实存在不完善之处。今年,合浦县新农合中心已向上级单位提出完善报销方案,目前正在等待新方案出台。

“所有的资料加起来有近十斤”

合浦县城南郊3公里外,沿丰门路穿过一条长长的林荫道,尽头即是合浦精神病医院。占地近40亩的蓝色小楼掩映在绿树丛中,被4米高的围墙隔离。院内,还有近半的面积被围墙困住,这里是精神病患者接受治疗和休息的病区,外人无法进入。

2015 年10月7日,患者家属欧秀龙照常去看望儿子周斌谋,却发现他躺在病床上,头顶挂着吊瓶。欧秀龙说,当时儿子无法动弹,呼之不应,眼里却在流泪。欧秀龙认为医院救治过程存在疏漏,多番交涉后,她于10月11日决定将儿子转院治疗。但家属去提取住院资料时,却发现近两年来从未离开医院的周斌谋,竟有10次进、出院病历记录。

周斌谋的哥哥周晓峰告诉澎湃新闻,合浦县精神病医院当时提供给家属的出院证明上,入院时间写的是2015年7月10日。周晓峰当时觉得疑惑,“分明是2013年12月底入院的,前面住院的时间去哪里了?”

以往,欧秀龙去看望儿子,都是到住院楼三楼的一间接待室里,签字登记后,由医护人员叫周斌谋的名字,儿子很快就会出现在他面前。欧秀龙常常给儿子带去家里做的饭菜,但从未问过他在医院做了哪些检查。“他是精神病人,说的话也没有人信。”欧秀龙说。

公开信息显示,合浦精神病医院创建于1976年,是广西最早的精神病医院之一,也是北海市卫生系统唯一集职工医保、居民医保、新农合于一体的非营利性公立精神病医院。该院有医务人员122人,住院部分设男、女4个病区,病床600余张。

周晓峰找到了最初的缴费收据,上面显示弟弟入院的准确时间为2013年12月23日。周家人向医院抗议,要求提供完整的病历资料,院方开始以“病历丢失”为由拒绝,但最终同意提供。

“我当时就被吓一跳,”周晓峰说,“所有的资料加起来有近十斤,怎么会有那么多。”

周晓峰仔细翻阅后才揭开谜团,“这不只是一次住院的记录,而是10次进、出院的病历资料”。“但弟弟这两年没有离开过医院半步。”周晓峰说。

此外,家属还发现病历中有多处蹊跷之处。一般情况下,B超检查报告应有对应的图片或影像资料,但周斌谋2014年5月21日所做的B超检查报告,字迹为手写,报告后面无图片或影像资料。

周斌谋的家属向医院询问原因,医护人员告诉他们,这是新农合报账需要所做的“内部出院”。感到问题严重的周家人开始复印病历。“从早上一直复印到下午,两台复印机都搞坏了。”周晓峰说。

“怎么会写错自己名字?”

2016年7月初,澎湃新闻记者在合浦白沙镇的一个村庄里见到周斌谋。转院治疗一年多后,周斌谋的行动和语言能力已经逐渐恢复,但精神问题并无改观。周晓峰说,他至今不清楚弟弟在医院里遭遇了什么,依然保存着这些病历资料,希望能给弟弟讨个说法。

澎湃新闻记者查阅这些病历资料发现,在2013年12月23日到2015年10月11日近两年里,周斌谋有10次进、出院记录。

资料显示,周斌谋一般每次住院时间在60天左右,最短的为30天,最长的为93天。而上一次出院到下一次入院,间隔往往只有一两天,有时甚至在同一天完成两个手续。如其第九次出院和第十次入院,时间均为2015年7月10日。

周斌谋每一次进、出院,都产生一本几十页的病案资料,其中包括《使用药物不良反应知情同意书》、《医患沟通记录表》、《实施保护性约束等行为约束知情同意书》、《行为治疗计划书》等资料。

而一些需要监护人签字的资料上,都有欧秀龙的名字。

欧秀龙对澎湃新闻记者称,从2013年12月23日到2015年10月11日,除了第一次入院和最后一次出院外,中间所有资料上签署的“欧秀龙”签字,她均不知情。她说,每次去医院看望儿子,也没有人告知她儿子需要办理出院手续或需要她签字。

澎湃新闻记者比对多处签字发现,这些笔迹存在较大差异。如在2014年3月5日的《医患沟通记录表》上,监护人欧秀龙的名字,被错写成“欧秀美”,后又将“美”划去,更正为“龙”。

“我读了高中的,怎么会把自己的名字写错?”欧秀龙感到莫名其妙。

周斌谋的入院病情诊断均为“未分化型精神分裂症”,每一次入院的《行为治疗计划书》上的病史摘要中,一般都有“因患者自语、懒散、行为异常17年余,复发加重1天而于X年 X月X日 X时 X分由家人陪同非急诊入院”类似的表述。

“每次都是过一两天病情就复发,哪有这么巧的事?”周晓峰说

上一条:宁夏大学校友网 新闻内容测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