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愿将血泪寄山河 笔追清风洗俗耳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10-18    点击:[]

李树江,男,汉族,1946年5月出生于宁夏平罗县一个农民的家庭,中共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研究员。1972年4月入宁夏大学中文系学习,毕业后留校工作,历任中文系写作课教师,系辅导员,校党委办公室主任,回族文学研究所所长,校党委副书记,期间共计25年。还任过宁夏社会科学院党委组副书记,副院长,宁夏人民出版社社长、总编辑、调研员。另有社会兼职:宁夏民问艺术家协会副会长,宁夏回族研究会副会长,宁夏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1990年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1992年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2004年12月21月病逝,终年五十八岁。

李树江长期从事回族文学研究工作,其成果具有填补这一学科领域空白的价值。著作颇丰,其中专著《回族民间文学史纳》曾多次获奖;主编出版《回族文学论丛》《回族民间故事集》《金汤瓶·回族民间故事丛书》等学术论著、资料工具书 20余部,其中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回族大辞典》系我国最早规模最大的回族百科全书。1994年6月由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他和美国卡尔 w·路教授合作主编的《中国回族神化与民间故事》(英文版),首次将中国回族民间文学介绍到西方。主持拍摄《回族穆斯林生活掠影》、《青青马兰草》等电视专题片,其中《青青马兰草》获1995年“五个一”工程奖。

李树江,25岁入宁夏大学中文系读书求学,由于学习成绩优异,毕业后留校任教。自此,教书育人搞科研,执政为民写文章,多姿多彩二十五度春秋,兢兢业业九千多个日夜,至50岁调离母校,己是一个中华人文精神与西北大漠豪情相融一体、锐意创新进取与诚信团结廉洁兼而共有的宁大学子。宁夏大学,是他一生的灯塔与方舟,写作与研究,是他不懈的努力和追求。

人常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那么学校呢?一日就读学习,便终生为母。否则,人们为何称读书学习过的学校为母校?母校者,如母亲般的哺育栽培教养,像母亲一样关怀呵护挚爱,也如母亲似的教诲劝诫导引,促你展翅高飞搏击蓝天,盼你为国为民硕果累累。当然,学子们也把母校当作母亲一样记挂在心,时时回报,无私奉献,尽情装扮,让她更宽阔更美丽,更丰富更和谐,因此,也更具感召力和创建性!李树江啊,这个宁大毕业的学生,就是这样一个既上进也上心,既教书也育人,既做官也做事做人,既敬业爱业也敬校爱校的母校之子。他认识到,宁夏大学是宁夏的最高学府,她身上承担着四项艰巨的任务,也就是说,她有不断完善不断加强的四项功能。一为传播传承科学文化知识的和谐幽雅场所;二为育人养才的高效温薯的摇篮;三为科学研究的宽阔创新的平台;四为建设三大文明的表率示范窗口。这正是近代学者郑观应的《盛世危言·学校》所言:“学校者,造就人才之地,治天下之大本也。”李树江便向着这个方向,竭尽全力脚踏实地地向前迈进着,当他还是中文系一名写作课教师时便敏锐地发现了回族文学这块肥沃的然而是沉睡的土地里,蕴藏着巨大的生命力和深厚的艺术价值。于是,他结合写作课的教学,组织同学们到民间搜集整理回族民间文学的作品和资料。众人拾柴火焰高,师生同心力量大,讨论汇总,修改校订,编辑成册,这些最初的然而是带着泥土的芬芳从祖国各地而来的回族民间文学作品,既增长丰富了他和同学们的文化素养,又磨练提高了他和同学们探索研究文化的能力,当然,更是打开拓展了李树江学识科研的视野。于是,回族文学研究的闸门被打开了。一批热血沸腾劲头十足的青年学生,如王正伟、赵慧、刘国尧、叶秀华、齐勤等,不少精力充沛学问渐长的中青年教师和文艺爱好者,如杨建国、丁生俊、张迎胜、何克俭、唐骥等,另有学问深厚思考镇密的老教师和老文化人,如王十仪、朱东兀、谢荣等,便和李树江汇聚成一个整体,集思广益,群策群力,团结协作,研学结合,终于在一穷二白的空间里书写出了回族文学研究的绚丽图画。中国第一个回族文学研究所在宁夏大学挂牌成立了,中国第一部大型回族文化大辞典在宁夏大学问世了,中国第一部回族文学史书在宁夏出版了,中国第一部回族神话故事集在美国出版发行了。更有甚者,宁夏大学和回族研究所开始被许多伊斯兰国家认识了,相互间交流切磋的友好活动自此方兴未艾,一批年富力强思维敏捷的回族文学研究者,携带着他们的研究成果矗立于区内外民族文化的研究界。这恰是“以耿介拔俗之际,浦酒出尘之想,度白雪以方洁,干青云而直上。”(南朝孔稚圭《北山移文》)宁夏大学偕回族文学研究的成果声名远播,回族文化研究乘宁夏大学之方舟向学海的远方驶行。这些,便是李树江的初衷,亦是他的宏愿,他是用手中的笔书写着回族文化的长卷来装扮母校的,他是用培养凝聚学研人才形成群体来壮大母校的。这就是蔡元培先生所说“大学者;囊括大典,网罗众家之学府也”的内涵。

20世纪90年代初,李树江担任宁夏大学党委副书记,他开始了从政生涯。但在李树江的心中始终没有放弃文学创作和学术研究。他仍兼任着回研所所长一职。写天写地写民众,研古探今寻真理,他仍然笔耕不掇。但是,既然公职在身,便需尽职尽责。他思索着,学校的党政领导,不同于党政机关的官员,他们是学校里师生的朋友,其任务是全身心地服务,服务师生,保障教学。正如《国语·楚语》所言:“从政者,以庇民也。”因此,李树江在副书记任内,恪尽职守,思考着如何在服务上创新而有实效。当他得知身患重病远在苏州的退休女教师亢彩屏,克服重重困难,在病榻上完成了三部长篇小说的创作,尤其是《马兰草》、《牵牛花》,写的都是大学里的生活,他便产生了一个宣传这一典型从而达到教育广大师生的想法。这一想法,经过与校党委,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宣传部多次商讨,终于形成了一个宣传教育计划:拍摄一部亢彩屏自强自立、顽强拼搏的电视专题片。于是,由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宣传部,宁夏大学三家组织的拍摄小组由李树江率领,冒着初冬的寒风,开始了行程数千里而时间仅有半个月的拍摄工作。资科的收集和拍摄告一段落后,解说词的写作,音乐的配制,镜头的剪辑,都是李树江和全组的成员夜以继日操作的。终于,电视专题片《青青马兰草》与师生们见面了,同时也被选送到正在北京召开的世界妇女代表大会暨妇女论坛大会上。亢彩屏的艺术人生和拼搏奋斗自强不息的精神在校园里传播着,在世界各国妇女代表与学者的脑海中回荡着。一段时间里,亢彩屏、《马兰草》、《牵牛花》、《落叶满长安》,成了宁大校园的热门话题。宁大党委不失时机地做出了向亢彩屏学习的决定。“好雨知时节”、“润物细无声”,这种教育宣传的作用,正是作为作家、研究员的党委副书记李树江所追求的。干什么工作负什么责,负责就是用心、尽心,心里想着普通的民众。负责也是动脑筋、想办法,把政务干得有创意,更有利于民众和社会。“博观终始,穷极事情,而是非分明。”(刘向 《谏营昌陵·延陵疏》)这就是李树江“从政”的准则,也是他在所管辖范围内常有创新举措的动因,他调任宁夏社会科学院副书记、副院长不长的时间内,就申报了“编纂西夏大辞典”的社科项目,该项目把全国知名的西夏学专家团结在一起,共同完成这一浩大的文化工程。他就任宁夏出版社社长、总编辑不久,就出台了宁夏中青年学者文库的出版计划,解决了学术著作出版难的问题。于是,就有了张安生的《同心方言研究》,陈通明的《和平的角逐》,崔宝国的《看山集》,王建邦的 《大西北利用国际资本研究》,白政民的《黄庭坚研究》……

李树江的诚挚与钟情,乃是几十年里凝聚而成、升华而就的宁大情结、学子爱心。直到他生命的终点,仍然是如庾信《小园赋》中所说“鸟何事而逐酒,鱼何情而听琴”的心性。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矣。”

草草数言,以记感怀,“褒云为存,厚往劝末,”(曹操《请追郭嘉封邑表》)宁大万千学子,学界诸多精英,飞腾超越,再创佳绩,这是李树江由衷的心愿,亦是我们对他的最好纪念。

(作者谢宝国,宁夏大学人文学院退休教授。本文原载《宁夏大学五秩庆典实录》。)

上一条:一个创业者的足迹——追忆宁夏大学原物理系主任张德澂教授
下一条:杜建录:宁夏首位“长江学者”的西夏学之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