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1. “图书照亮心灵”捐赠项目
  2. “校友林”捐赠项目
  3. 学院发展基金捐赠项目
  4. “1958”捐赠项目

怀念左民安老师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12-30    点击:[]

1980年我读宁夏大学中文系,古代汉语是主课,刘世俊先生、左民安先生是这门课主讲老师。好像他们当时都是副教授。那时候,不知道他们实际年龄,现在知道也就45岁左右,正值人生壮年,风华正茂。几十年之后,客观评价他们,刘先生幽默风趣,左先生严谨踏实,都是顶尖的好老师。

大概1982年,左先生罹患肝癌,发现时已经是晚期,状况非常不好。同学们唏嘘感叹。

那时候,我是个文学青年,诗歌、散文、小说、剧本大约写过100万字,投稿都遭铅字退稿。在《朔方》当编辑的张贤亮某次心情好,或者铅印退稿信用光了,潇潇洒洒手书一个退稿信。让我激动了好几天。2001年我赞助并参加在北京举行的宁夏三棵树作品研讨会,见到张,说起此事,他只狡黠地一笑。

课代表陆剑赢悄悄告诉我,左老师在撰写训诂学专著,是本学科前沿课题。病床上吊着针,还在查资料,昏迷中最担心的是这部专著能否完成。

听过这个故事的一瞬间,我就产生一个冲动,要用报告文学形势,把左先生写出来。

之后,小陆就带我去了医院看望左先生,左先生出院后又去家里看望。相当于采访吧。于是,我第一次听到了《汉字例话》这个书名,以及大致内容。坦率说,一个大二学生,在当时不大懂高深的《汉字例话》。但是,我知道,这个研究成果,在全国是最前沿的。左先生这种拼搏精神,和陈景润是一样的。那时候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以及陈景润已经家喻户晓。由于担心左先生反对写这个报告文学,我和小陆约定,事先不告诉他。采访、搜集资料过程大约用了一周。而动笔用了三个晚上,文思泉涌一气呵成写了11000字。我执笔,小陆当参谋出主意。最后署名他在我之后。

投稿之前,我们把誊写工整的手稿交给左先生和他夫人姜老师审阅。

他大吃一惊。根本没有想到会把他的事迹写成报告文学。也不同意拿出去发表。经过讨论,最终同意投稿了。我和小陆从左先生家出来,直奔邮局,投给了《宁夏日报》副刊《六盘山》。出奇的快,一周之后,有有位姓姚的女编辑要我们到编辑部商谈修改事宜。大约又过了一个月报告文学《人生在世》压缩成7000多字,几乎用一个整版刊登。

一颗炸弹在宁夏大学天空炸响。那时候,文革结束不久,文革中的纠葛恩怨还没有结束。有人就说是左老师雇佣我们做枪手,给他歌功颂德。左老师陷入是非漩涡。你想,那时他身体相当虚弱,还在刻苦完成未竟事业。我看望左先生,为给他造成麻烦而内疚。左先生是坦然的,磊落的,超脱的。

因为这篇文章,自治区团委要我去工作;因为这篇文章,地矿局派出办公室副主任强行把我行李搬过去,要我当秘书;因为这篇文章,我收获了爱情,也就是今天的妻子。这篇文章改写了我的人生轨迹,改变了我的命运。

我从内心感激推动我写出这篇报告文学的主人公——左民安先生。1985年《汉字例话》出版,左先生亲送我签字本。

1987年左先生病逝,我们一个班有二十人参加了左先生追悼会,致以最后的敬意。先生的遗容我至今记忆犹新。

2014年在海南海口市书店闲逛,偶尔发现了《细说汉字》这部书,我第一反应是有人盗版左生生的《汉字例话》。当时我想,就是盗版,也说明出版30多年仍然有价值啊!多少人的著作30年之后还有生命力,还有价值,还有市场呢?随手买了一本。

左民安(1935年~1987年),山东莱阳市人,1959年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同年到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担任古代汉语的教学工作,1962年以后一直在宁夏大学中文系任教。在从事古代汉语教学的同时,致力于文字学和训诂学的研究,主要著有《细说汉字》(原名《汉字例话》和《汉字例话续编》)、《汉字部首讲解》、《写作纵横谈》等专著.

《细说汉字》:1000个汉字的起源与演变(修订本)》是介绍汉字基本知识的通俗读物。原书曾以《汉字例话》、《汉字例话续编》刊行于世,深受读者喜爱。现将两册合于一本,改为现书名出版,并选配了与内容相关的460余幅插图。

呵呵,转眼30多年过去了,我都是年届50之人。也由于20多年来,收藏青铜、古玉,应该是有成就的收藏家。经常辨识金玉上的古文字,对《汉字例话》的认识也就更充分了。1980年代没有电脑,没有互联网,没有谷歌、百度这些搜索引擎,也没有大笔的课题费。左先生全凭手工查阅资料。其著作旁征博引,图文并茂。一个文字从甲骨、大篆、小篆、隶书、楷书,涉及训诂、古文字、考古、历史、天文、地理、宗教等等。我惊叹,他怎么能够完成如此浩如烟海的资料查询和引证!陆宗达、李学勤都是公认的中国的最顶尖文字专家。他们对左先生《汉字例话》的高度评价,是客观的和精准的。

左先生是中国一流文字学家、教育家,《汉字例话》《细说汉字》是顶尖的著作。只可惜天妒英才,五十二岁驾鹤西去。设想要是再给他二十年时间,赶上互联网大发展,配以助手,给足经费,真是可以诞生一部全面超越《说文解字》的鸿篇巨制!

如果真的有天堂,只有祝福左先生在天堂完成这个假想了。

上一条:宁夏大学班主任记忆——祝贺宁夏大学历史系83级(87届)毕业30周年 (85岁白述礼教授)
下一条:宁夏人--蒋振国 蒋振邦 大学里的“哥俩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