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相逢是首歌 ——宁夏大学中文系1978级1班毕业30周年聚会追忆

作者:杨发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6-12-20    点击:[]

酒是成年的老酒最醇最香,老陈醋也是这样,时间越久远越有醋味。亲朋好友的相聚随着时间的流逝,它的韵味会越浓。时间是永恒的,它是最公正的。同学聚会何尝不是这样呢!

我们是宁夏大学1978年文化大革命后,第一次全国统一命题考试录取的本科大学生。由于历史原因,我们这一届大学生,年龄大小相差悬殊,最小的和最大的,相差在十五六岁,学历也参差不齐:文化大革命前的“老三届”、高初中都有 ,还有刚毕业的高中生。入校前他们都有工作,干部、教师、工人、农民、知青。有三分之一的同学是带工资上学的,还有近十人是有一到三个孩子的父亲、母亲。我们是特殊时代的不寻常的一届大学生。

四年的大学生活令人难忘。大学毕业后,我们班四十个同学,奔赴不同的工作岗位,虽说宁夏大学是以师范为主的综合大学,但干中学教师的不到十人,大家分配到近十个省市自治区工作。值得一提的是,谢继胜同学、邓先宪生同学、李方蒙同学在毕业后主动要求到西藏工作,获得批准,三人在西藏工作十年多,现在已回到内地工作。还有两位女同学到美国留学,现在在美国工作。其中谢继胜同学现在是全国有名的博导和佛教专家,著书立说,到处讲学,小有名气。毕业三十年,同学们经过个人的努力奋斗和机遇,在不同的的工作岗位上干出的骄人的成绩:博士有两位,现在是博士生导师。杨宏峰同学是宁夏新闻广电局局长。年龄最小的席春明同学,现在是宁北汽车贸易公司的老总,公司资产数亿元,是个体老板。同学中处级以上的有十来名,副教授和中学高级教师职称的同学有十多名。安国栋同学是银川二中的特级教师。三十年来,同学们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刻苦努力,不愧大学生的称号,为宁夏大学争了光。用宁夏大学原副校长、博士生导师刘世骏老先生的话来说,我们这一级学生,是他带过的学生中“最刻苦最努力、学风最正的一个班集体”。

2012年,是我们毕业三十年的日子。大家都想聚聚,庆贺我们的毕业三十周年。其实我们班的同学,毕业后来往的不少。我除了几个同学没联系外,大部分都有联系。尤其是银川地区的同学,每年都会相聚的。不少工作在外地的同学只要一回银川,我们781班的同学必聚无疑。两位在美国定居的女同学,只要一回国必须要见见同学,和大家相聚。这份绵绵不绝的同学情将我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中国人很看重“三”这个吉祥的数字。成语中有好多“三”|字打头的成语。我们781班之所以能常聚不散,是因为我们班有几位热心的乐意为大家服务的“领头羊”,马丽珠同学在我们班算是年长者,同学们亲切地称她为“马大姐”,她是我们班的“主心骨”,是781办的“马大姐”。这一次同学聚会也是由她发起的,当然还有武耀东、苏惠、吕国安、张英奇等同学的鼎力支持。

为了办好这一次同学聚会,马丽珠等同学费了不少心血。有关聚会活动的设计早在一年前就开始筹划,2012年5月召开了由银川地区同学参加的筹备会。会上吕国安同学就拿出打印好的聚会议程安排,很详细,安排周到,面面俱到。大家提出小小的修改,同学聚会议程安排一致通过。

下一步是联络同学。我们781班的同学分布在十几个省市区,有的好联系,有的要通过其他人才能联系到。为了让更多的同学能参加这次聚会,马大姐他们不辞辛苦,光手机费就花了不少。吕国安同学还自驾车到中卫去找两位同学,驱车三百余里。俗话说“备席容易,请客难”嘛。在他们的努力下,聚会的筹备工作基本就绪,包括租车、旅游、餐饮、住宿、联系请老师等。真是万事齐备只欠同学来到。

2012年8月4日,天公作美。万里晴空,红日高照,老天也为我们大开其恩。我接到通知说要我为聚会录像,要早到。我在早上七点多就赶到我们聚会的地点:自治区出版大楼第八层。这是杨宏峰同学特意为同学安排的,是宁夏出版社的图书博物馆。环境优雅,书卷氛围浓厚,是最理想的同学聚会场所。人未到醇香的茶水已经准备好,先期到达的同学已经开始忙碌。听说张岩同学和冯建同学为做好主持工作,前一天还挥汗如雨的进行了认真的排练。

8点多,同学们陆陆续续的来到,听说昨晚上银川的同学还小部分的为远道而来的同学接风洗尘,同学们一直玩到深夜。这一天楼上楼下都有同学在迎客,同学相见的那一刻,真是激动人心!握手相拥,彼此相认,有的同学是自毕业后再没见过,三十年了。有的见面就能叫出对方的名字,有的则是张冠李戴,弄得大家捧腹大笑。而后我们的老师来了,刘世骏老师和夫人郭雪六老师、唐骥老师、韩振西老师、谢保国老师,还有自治区原政协副主席李增林老师因临时有事,迟来一会。师生见面更是激动万分,老师们叫不出大部分同学的名字,但同学们都能知道老师的名字。师生见面握手拥抱,问寒问暖。张张笑脸映照在人们的心坎上,整个大厅呈现在欢乐的气氛中。三三两两的交谈,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从报到签名可知,这次联谊会总共有二十七位同学参加,还有携夫人的,共三十三位。他们是:广东的冯健、葛慧芬、王丽云,四川的邓宪生,山东的万效峰,浙江的孙静波,江苏的黄海,北京的张岩、谢继胜、绕恒久、李方蒙、姜静怡、肖赛,上海的平廷玉,内蒙的曾繁荣,其余都是来自宁夏本土的同学。三十年里我们班的陈幼京和师海波同学相继去世,令人痛惜。其他同学实在无法联系,个别的同学联系上了,但没来,可能有难言之处吧。凡是在自己的心目中有一份同学情的,不管天涯海角,总会有回音,两位远在美国的同学发来了短信表示祝贺,并寄来一千多美元,以示支持。曾繁荣同学作为一位工薪阶层的公务员,为我们同学聚会捐献出一万元人民币,令大家钦佩,奉献精神难能可贵呀!

十点过,宁夏大学中文系781班毕业三十周年联谊会开始了。两位支持人冯健、张岩闪亮登场,热烈的掌声响起。主持人富有诗意的煽情将同学们的情绪再次点燃,背景屏幕上播放着同学们在大学和毕业以后的照片,有的照片是第一次曝光,十分珍贵,它承载着历史和生命。三十年弹指一挥间是历史的长河;三十年人生不短暂是生命的一半。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年呢!三十年承载着许许多多的辛勤和汗水,执著和艰辛。

接下来,我们781班同学聚会的筹备组组长杨宏峰同学致辞,他口若悬河,热情洋溢表达对培养我们的老师的由衷的敬意和感激之情,言辞的恳切与直率,让在座的人动容。然后是老师们的致辞,五位老师逐一讲话,表达对我们781同学聚会的向往、关切,对我们的肯定和点赞。刘老师的讲话最为精彩,他说“781班是我带过的学生中最刻苦最努力、学风最正的班级之一”,郭老师动情的讲话饱含着泪水,她说,“我们781班的学生虚心求教的精神,让她最为感动”。其他老师也发表了洋溢着激情和对同学们的关心的讲话。

为了表达我们781班同学对给与我们知识的老师的感激的之意,同学们为光临联谊会的老师们送上鲜花并赠送纪念品,鲜花是由远道而来的同学亲手献上的。杨宏峰同学也特意为同学们准备了一份纪念品——国内外音乐光碟和由他负责编辑的《神奇宁夏》的丛书。

而后,是同学们的即席一句话发言。凡是参加联谊会的同学都表达了发自内心的感受。其中马丽珠同学的“见到你们格外亲”和李方蒙同学的“我爱你们!”最为精彩。老班长张英奇的“三十年后再相会!”让同学们感动不已,还有三十年吗?黄海同学的“生活中不能没有同学情”是发自内心的表白。曾繁荣同学汇报了他毕业三十年所做的工作——社保,他号召大家多多支持社保工作,表明他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的全身心的投入,从他的话语中透出781班同学的做人准则。其实同学们想说的话还有很多很多,只是时间有限,无法满足。只能下去再说了。

联谊会在意犹未尽中暂告一段落,接下来是同学与老师以及参加联谊会的家属和特邀嘉宾合影留念。大家在一起拍了很多像。张岩同学为了让我露露脸,主动接过我的TV,给我留下宝贵的身影。

这时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同学们好像还未尽兴,但是“民以食为天”,午饭还是要吃的。我们在附近的一家酒店师生共进午餐,饭桌上大家共同举杯,祝贺这次联谊会的圆满与成功。在主持人的充满热情与真诚的祝酒后,大家频频举杯祝福,几个老师被同学们“敬”的招架不住了,反过来给同学们敬酒。同学们之间更是举杯不停,觥筹交错,一醉方休。要不是下午还要驱车到固原旅游的话,同学们不知喝到什么程度。酒席结束,同学们的友情在继续,因为还有两天的表达时间。

下午三点过,在司机师傅的催促下,因为赶天黑前要赶到宁夏最南边的泾源县,八百公里路程,同学们才告别了饭桌和老师,将乘车前往固原旅游。

由于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加上场面动人,情绪激动,好多同学是三十年后的第一次见面,大家的话语多、心心潮澎湃,激情飞扬,整个车厢欢声笑语,大有将车厢掀翻之势。一路笑语一路欢歌,五个小时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

晚上八点多我们一行到达泾源县的泾河源镇的农家乐住宿。住下后,我们在农家小院共进晚餐。饭菜都是当地农家自产的,绿色安全,虽然不能和城里的大酒店相比,但同学们在一起吃饭,觉得有滋有味,十分惬意。晚上下起小雨,大家旅途劳顿,早早上床休息,为明天的旅游养精蓄锐。也有同学在打麻将,一直玩到天亮。

第二天,又是一个好天气。看来老天真是有眼,成全我们的这次旅游。泾河源景区好多同学都来过,这次来不在逛景,而是同学之间的叙旧,交际联络感情。

八点多我们就来到景区。景区大门是新修建的,很壮观也很大气。办完入景手续后我们乘坐景区的电瓶车进入景区。第一个景点是具有江南山水景观的“小南川”。这里山清水秀,山上绿树成荫,山谷潺潺流水,鸟儿欢唱,鲜花怒放。人们在水边走,泉水在脚下流,空气清新,凉风习习,真乃度假避暑的好去处,赞叹塞上江南竟然也有这样的好景致。同学们不时合影留念,留下这美好的瞬间。

“小南川”出来,我们又游览了泾河源博物馆和植物园,这里是泾河的发源地,植物种类繁多,各类昆虫名目真不少,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泾河源景区游览的最后一个景点是凉殿峡。峡谷的景色和“小南川”大同小异。只因为是,这里据说是当年成吉思汗战死的地方,这是近几年的历史研究的新成果。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是蒙古族的英雄,也是中华民族的英雄,他究竟死在什么地方至今仍然是一个谜,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我们不是学历史的,对此兴趣不大。同学们在凉殿峡呆的时间不多,就匆匆出来。

游览完泾河源景区后,我们驱车赶往泾源县城吃午饭。午饭过后,我们在住宿的地方稍事休息一会,就乘车赶往另一个景点——野荷谷。野荷谷在泾源县城的北边十几公里的地方,是六盘山脉中的一个峡谷。山谷里到处长满了一人多高的野荷花,野荷花是生长在旱地里草本植物,它茎叶粗壮高大,花朵也很粗大,有各种颜色,黄红相间的多见。它虽然也称为荷花,但与真正的荷花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打个比方吧,真正的荷花生长在水里,她被称作是荷花仙子,她亭亭玉立,清淡高雅,犹如城市里的大家闺秀,婀娜多姿。朱自清在他的《荷塘月色》里已经描述的世人皆知了。而野荷花却像野妇村姑,粗犷豪爽。在这缺水少雨的山区生长着这样富有生命力的植物,也是一大奇观。同学们游览了一个山谷,其它的山谷大同小异,大家合影留念,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傍晚时分我们返回到泾源县城吃晚饭,主管后勤的苏惠同学在几个“酒鬼”的怂恿下,专为爱喝酒的同学特殊提供了三瓶白酒,供大家娱乐娱乐,晚上有没什么事,权当消磨时光。爱热闹的同学集中在一起,放开畅饮,尽情对盏。因为事先有规定,只须喝三瓶。结果谁也没有喝醉。接下来回到银川还要喝,加上同学们的自制能力和年龄关系,晚餐进行的很顺利,大家酒后没有出现不愉快的事情。真是“心中愉悦酒不醉”呀!因为这几天正是穆斯林的“斋月”,小小的泾源县城,显得很寂寞,一些娱乐场所都关门歇业。

第三天,我们结束两天的固原旅游。早早起来连早饭都没有吃,就上车赶路了。早餐是带了些馒头、饼子加豆浆,大家在车上解决了。因为要赶路,接下来的事情多,路程远,下午要到母校——宁夏大学旧地重游,还要应邀到平廷玉的家里看看,晚上还要共进最后一顿晚餐,是这次同学联谊会的闭幕式。大家毫无怨言,一声令下,上车出发。

这两天,同学们主要不是游山玩水来了,而是为了延续分别三十年的同学情谊。同学们好像有无尽的话说不完。一路上除了说话还是说话,在景区,除了拍照还是拍照。现在是数码相机,如果是过去的胶片式的相机,不知要用多少胶卷呢!

中午我们在中宁县的渠口乡用午餐,一是早餐大家胡乱凑合了一顿,中午大家已是饥肠辘辘。二是中宁的炖土鸡小有名气,路过此地不吃会终生遗憾的。吃过后感觉不错,味道纯正可口。午餐刚用完,同学的电话里传来了,中卫的张铁军和黄聪业同学要来看看大家。因为他们有事不能参加同学聚会,黄聪业同学带高三毕业班,正在为学生补课。听说我们路过中宁,挤出时间来和同学们见个面,再回去。他们是有张铁军自驾车来的,大家一直等他们来到。张黄二位同学来到后,大家又掀起了一个小高潮,相见相拥,问这问那,缠缠绵绵,难舍难分。本来他们是不想到银川的,冯健同学灵机一动,跳上张铁军同学的车“逼”他开车上银川,黄聪业同学在大家的劝说下也只好随大家前往银川。我们的同学联谊会又增添了两位同学。

下午三点多,我们来到母校——宁夏大学。现在的宁夏大学和我们当时就读时的情景,已完全是另一番样子。现在的宁夏大学是四校合一,规模空前,有四个分校区。我们当年就读的地方现在被称作是B区,但原来我们学习的地方仍依旧保留着,只是外表装饰一新。我们下车后,首先来到被称作“拐角楼”的地方,这里原来是全校的女生宿舍楼,现在经过整修,面貌一新,变成外国留学生公寓。据说这座楼不久将被命名为“银川市古建筑”。整个宁夏大学早期的建筑就剩下它了。女同学在这里合影留念,我们其他人在这里稍事休息。而后我们来到我们曾经住过的宿舍楼,在门前照相留影。然后我们又来到原宁夏大学文科楼,这里是我们上课的地方,现在也改作他用。楼后边白杨树已经高大参天,这是我们当年种下的。有的同学还能指出哪一颗是自己种的。有的同学还回忆起当年从后窗户逃课的情景,让大家捧腹大笑。我们还来到宁大湖畔,这里是我们读书的地方,在这里留下了我们的身影。同学们陷入深深地回忆之中。一张张合影将记忆留下,一张张笑脸将往事诉说,大学四年的学习生活将我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岁月无情,人有情,旧地重游作见证,三十年抹不去当年的记忆。宁大湖畔留下我们的合影,然后同学们又到宁大B区大门合影留念。

接下来,同学们应平廷玉同学的邀请,前往他的芦花乡别墅参观,并顺便游览蓝山公园的荷花湖。平廷玉同学夫妻都在上海工作,但家乡的情结不断,前几年他在自己的家乡芦花乡购置了一座别墅,每到寒暑假全家回宁夏度假。人家是孔雀东南飞,他是凤凰西北回,足见他的宁夏情缘有多么深,他说等退休以后还回宁夏住。他家是上下两层的小楼,宽敞明亮,小院种了许多蔬菜,煞是可爱,同学们纷纷毫不作假的亲自采摘西红柿,一饱口福,几乎将园里的西红柿一扫而光。由于人多,我们在这里停留一会儿,就匆匆离去。我们在荷花湖边合影留念后就急急忙忙的离开,因为晚上还有同学的告别宴会,那边在催了。

告别宴会设在银川唐徠渠边的一家大酒店,这是同学聚会的闭幕式,也是重头戏。三十名同学欢聚一堂,盛况空前。同学们纷纷举杯,为我们的相聚,为我们的友谊,为我们的每明天,干杯!这一刻见证了我们宁夏大学中文系781班的团结和友谊。人逢喜事精神爽,多喝几杯有何妨!热烈的气氛将大家的同学情拨动,就连平时滴酒不沾的人,也情不自禁的喝上几杯。平时爱喝酒的同学更是畅怀豪饮,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呀!这晚上真是醉倒了不少同学,而后大家又在一起合影留念,完全是一幅一幅醉态,也是合影表情最真实的一次,张铁军同学和姜静怡同学禁不住手舞足蹈起来。接下来,大家开始唱歌,张岩同学的歌声美妙动人,一曲《我爱你中国》将同学们带入到那个年代,曾繁荣同学的《我和草原有个约会》歌曲深切嘹亮,还有其他同学的“醉歌”将同学聚会推向高潮。曾繁荣同学竟然手拿空酒瓶当话筒,让大家忍俊不禁。

再好的宴席总有散的时候,夜深了,大家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先后离开了宴会厅。最后主持人向大家传话:明天下午席春明同学邀请同学们到他的公司参观,并为同学们饯行。

第二天,下午三点多,席春明同学亲自坐车到中山公园大门口接大家。他带我们到他的各公司参观,席春明同学的宁北汽车贸易公司,经过多年的打造,现在是全国最大的BRD、长城、中华等品牌汽车销售专营企业,是集销售、维修、保养、检测等一体化得汽车企业。公司员工三四百人,有职工食堂,还有供食堂专用的蔬菜基地和养殖基地,我们还到他的蔬菜基地下田亲自采摘蔬菜品赏。参观后同学们为他的事业感到赞叹和欣慰,纷纷祝贺他取得更大的成绩。晚上席春明同学在他的职工食堂设宴招待同学,为即将离开银川的同学饯行。席间同学们愉快的回忆起当年在学校时的学习、生活的情景,往往一些小事让大家乐不可支。大家仿佛又回到三十年前的学习生活中。席春明同学是我们班年龄最小的一位,但干的事业是最大的,2013年他被评为宁夏“十佳经济人物”之一,可见他的企业业绩之骄人。

“相见亦难别亦难,最美宴席终有散。难忘同窗整四年,惟有友谊记心间。今日相逢聚银川,明朝情义更深远。服务社会做贡献,期盼来年再相见。”这是我的心愿,恐怕也是所有781班同学的心愿吧。四天的相聚是很短暂的,但它留给我们的将是永久的记忆和永远的怀念。人一生能上大学是幸福的,能和我们781的同学学习生活四年,那更是无比的幸福。正如我们的邻班782班的同学,好羡慕我们班“真是一个团结的班集体”,他们就没有这样的机会。目前,我们781班的同学不少已经退休,上班的同学也年过五十了。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友谊是天长地久的。我衷心地祝愿781班的同学们身体健康,家庭幸福,长命百岁。

有幸的是,在我们毕业三十周年同学联谊会之后的一个多月,2012年9月29日。宁夏大学校友联谊会又举办了“宁夏大学77、78届校友联谊会”活动,邀请77、78届的同学到母校聚会参观。我们781班受邀同学有九名之多,是各班受邀同学中到场最多的班级。我们又一次感受到母校情、同学情。

正如黄海同学所说的“同学情是人的一生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尤其像我们781班的同学情。我们781班在几个热心的同学推动下,在网上创建了“781群网”,781同学参与的有近三十个人,每天群网热闹非凡:说笑、交流信息、互通问候、学习知识等。它已成为我们781班同学不可离弃的平台。有事说说,没事看看,已成为大家的“习惯”。就连远在美国的麦向平同学和韩玉姝同学也经常在网上与远隔万里之外的同学交流。现代化的网络技术为我们781同学所用,充分说明我们781班的新潮、实用、时尚。

时光在流逝,日月如梭,往事不再。但是,我们的同学情将与日月同辉,天长地久。衷心地祝愿781的同学们友谊长存!我们期盼着下次再相会!

上一条:师生相会有感
下一条:愿如悬崖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