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在线投稿
投稿须知

志存高远,不走别人走过的路——1998级章张校友访谈

作者:杨慧 金海艳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9-03-22    点击:[]

编者按:提到IT男,很多人立刻想到的可能是穿着休闲装的宅男。说到搞科研,可能又会想到认真探索学术奥秘的学霸。如果有一个人既是大家印象中的IT男,又是博士生导师,还是科学家,更是中科院的研究员。这些多重身份的融合,又会是什么样子呢?走近章张,你就会知道答案。从他的言谈中领略到他前沿的思想,感受到他高瞻远瞩的眼光。他严谨中透着幽默,辛苦中蕴含着乐观,执着中体现着对科研的热爱。

章张,1980年8月出生,2002年毕业于宁夏大学物理与电气信息工程系。现任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生命与健康大数据中心执行主任,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生物大数据整合分析和精准健康基因组学,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研究员。

研究所网站:http://bigd.big.ac.cn/people/zhang-zhang

那些阳光灿烂的青春记忆

谁曾从谁的青春里走过,留下了笑靥;谁曾在谁的花季里停留,温暖了年华;谁又从谁的雨季里消失,打湿了眼眶。

在章张的记忆中,有一段如阳光般灿烂的美好时光,那就是在母校宁夏大学度过的四年。在最初的交谈中,他很平和。但是谈及母校,他的兴致忽然高涨起来。他说大学里有趣的故事真是太多了:和同学们共同打游戏、看碟,一起踢球、一起玩闹。日子过的丰富多彩也无忧无虑,现在想起来是十分的怀念。

但有一件事对他来说印象十分深刻,且有些引以自豪。他说道,即使是现在大学同学聚会也经常说起这件事,当初也正是这件事给了他很大信心,也坚定了他后来考研的决心。情况是这样的:有一次考试,老师考的是考研题。老师带的两个班一共80多个人,只有3个人成绩及格,但有一个人却考了90多分——这个人就是章张。当时老师很高兴,说要奖励他。“老师当时说的第一句话是问我有随身听吗,然后同学们就起哄说,老师要送随身听了。老师摆摆手说是想送我一盒磁带,一盒比较珍贵的磁带。”章张谈起这件事,一脸的开心。“其实那会儿的高等数学题挺难的,而我心里还想这考研的题也不过如此嘛!”即使到现在他仍觉得这是份珍贵的礼物。因为看到这盒磁带总能想起大学里老师对他的帮助。

章张大四时,正在紧张地准备考研,有些课实在没时间去上。他给老师说明情况后,老师们并没有为难章张,而是默默支持着他还为他加油打气。他说:“最后的那段时间要么是坐在教室的最后,要么就是在其他教室紧张的备考。”

虽然学习很重要,但是还在青春期的大男孩也是喜欢玩的。章张平时除了学习,课余时间也是一个酷爱运动的人,他的身影也常常活跃在操场上。大三的体育选修课,他选了一年的足球,当时是一个青岛足球队退下来的球员给他们当老师,老师球踢的特别好,他们也总爱跟着老师玩儿。现在的章张除了科研和上课,业余时间也喜欢和家人、朋友或同学一起去登山。在锻炼身体的同时,也可以陶冶情操,思考人生。在他看来懂得享受生活,懂得寻找生活中的乐趣也是非常重要的。

“不要为了学习而学习,也要学会自己去生活,不会生活就不懂得怎么去更好地工作。不过也不能一味地只知道玩,有的人就玩物丧志了。”现在他常给他的学生们这样说。

在宁大的四年时光里章张不仅收获了知识和快乐,也懂得了一些珍贵的道理。他感慨道:“求学的那四年里,我懂得了人要珍惜机会,懂得要想成功就要比别人付出的更多。”对他而言,还有一个大的收获,就是自信。“也许宁大的学习环境不是最好的,学习氛围也不是最浓厚的,但是宁大一点儿也不差,和全国顶尖大学差不太多。”章张说他手下招的工作人员和他的学生也有宁大的,他时常鼓励他们要对自己有信心,研究所里清华北大毕业的宁大毕业的都是同事,没有多大差别。

“所以得看自己,你只要愿意往上走,愿意去努力,道路都是通的。”章张自信而果敢地说道。

探索不止,创新不断,做到领先世界

卡•冯•伯尔说:“科学的永恒性就在于坚持不懈地寻求之中,科学就其容量而言,是不枯竭的,就其目标而言,是永远不可企及的。”

随着高通量测序技术的飞速发展以及海量组学数据的快速激增,生物信息学成为生命科学领域发展最为迅猛的学科之一,其在国际上也是一个前沿的、重要的领域。章张是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百人计划”研究员,他在美国耶鲁大学、沙特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从事生物信息学方面研究工作,2011年全职回国。现在他主要研究方向为生物大数据整合分析和精准健康基因组学,并取得了不少重要研究成果。

生物大数据的研究直接推动着医学的发展,章张说:“生物大数据需要计算机、数学、医学、生物学,多学科交叉进行数据解析,开发算法、模型、数据库,然后怎么和疾病关联,怎么去解释这是很重要的。”生物大数据研究对农业的发展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就像让水稻能在盐碱地里面生长也都离不开基因数据信息的分析。

但章张又谈到了我国生物信息学面临的一个大瓶颈:缺乏国家级的生物数据中心。大部分的数据递交到欧美这些国家,我们花了很多纳税人的钱,产出了中国人群的精准医学数据,但数据没留下却递交到国外,包括发表文章还要交版面费,我们的科研经费基本都跑到国外了,中科院想要打破过去这种局面,要建立自己的数据中心,建立自己的期刊。为此,章张认为,我们要有民族自信,树立文化自信,不要一味追捧国外期刊的知名度。国内的权威性期刊也很优秀,工作做得漂亮,研究成果的实际应用率、转化率高,也一样很出彩。

“生物信息学难在将不同专业领域完美地融合于一体。对于单个个体来说,很难达到所有学科的精通。”这是章张谈及的另一个难题。生物信息科学领域的研究工作者在各自领域都是顶级专家。章张和他的科研团队为了整合散落在国内外的生物数据进而建立了大数据中心,在建立初期遇到了很多困难和挑战,但章张和他的团队克服了种种困难,在科研上不停地探索,追求创新,终于找到了一个新的突破口——表观遗传。

“以前我们只发现DNA可以遗传,但研究所的刘江老师发现表观也可以遗传,2013年国际Cell期刊将这一研究成果作为封面文章报道”。这一被称为将修改教科书的研究成果,不仅让中科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在表观遗传学领域跨出了一大步,也让国际相关领域对中国刮目相看。

章张讲道,在表观遗传还未发现以前,前列腺癌患者做检查是需要做穿刺活检,这对病人来说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且诊断灵敏度偏低,而表观遗传作为非侵入无创性液体检测手段,大大提高前列腺癌诊断的灵敏性和特异性,并且减轻患者的负担和疼痛,“患有前列腺癌和未患前列腺癌的患者,其最大的区别是表观遗传不同。”研究所在前列腺癌患者的表观层面上找到了一个甲基化标记物,现在通过提取患者尿液的DNA测定其表观数据,就可实现肿瘤诊断、治疗及预后检测。

“这一项专利,是我们研究所一个大的转化应用的实例,就这一个检测方法,专利成果转让1400多万。同时,我的博士生现在正在做脑胶质瘤数据分析,通过基因数据整合发现,患者在表观层面的信号非常强,存在潜在的诊断标记物。”章张说。事实研究发现,人类的很多疾病与表观遗传相关性非常高。未来基因检测将会简化为抽血和验血这种常规的检测,特别是针对癌症的筛查、恶性程度检测等,这些信息会指导医生做更具体有效的精准治疗方案。  

创新是人类发展的不竭动力。章张和他的团队在创新成果方面捷报频传。2018年1月,章张所在的大数据中心有4篇文章刊登在《核酸研究》,报道我国生物大数据汇交共享平台与多组学数据资源体系建设工作,被国际同行誉为与美欧日齐名的“全球核心数据中心”。

谈及创新,章张认为创新有众多层次。就宏观大局而言,创新是一个国家发展的动力。“习大大提出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这话我们听了既高兴又有压力,这话就是给我们这些科研工作者说的。”他说道,“有时候,一件事情做细了,也就创新了。像共享单车数量这么多,大多数是跟风没有创新,没创新就得死掉。”

寄情于语,言简情却浓

“判断一个人爱不爱你,要看他愿不愿意在你身上花费时间,搞科研也是一样。”

人们总喜欢向成功的人询问快速成功的秘籍和技巧,但他们成功的背后都是因为比别人付出了更多的时间和汗水,成功是没有捷径可寻的,对章张也不例外。章张出差很忙,回来顾不上妻子和孩子就先急着和学生讨论课题的进展。章张很爱他的学生们,愿意把很多的时间花在他的学生身上,想为科研事业培养更多的人才。他常教导他的学生要学会以快乐为主,要培养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有些事要学会自己积极去做,而不是老师逼着去做。章张一路走来,不用老师或者别人要求他做什么,因为他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并且积极主动去做了。

对于母校宁夏大学未来的发展,章张表示学校要沉下心培养自己的人,自力更生、独立自主,重点打造自己的特色学科专业。他说道:“我觉得宁大应该重点打造自己的特色学科专业,像西夏学研究、葡萄酒专业等学科,应该大力的挖掘和宣传,走一条属于宁大自己的创新之路。”而重金挖人这条路是不可取的,他认为重金挖过来的人才最终也是留不住的,只可缓解一时,但不是长久之计。

对于宁大的学弟学妹们,他希望大家能开开心心完成自己的学业,完成自己应该完成的。自己想要实现的梦想就努力去追求,不要荒废大学四年的宝贵时光。“以前宁大的校训是‘脚踏实地,志存高远’,想到什么先去做,目标可以很远大,但不管你的志向有多远大,先要脚踏实地的去走好每一步。”章张对师弟师妹嘱咐道。

章张是一位热爱并且执着于科研事业的辛勤耕耘者,他用自己的实力向世界证明中国的科研水平并不落后于其他国家,他用他的智慧和汗水来回报国家和社会,相信他所执着探索的科研事业未来将造福更多的人。

(杨慧 金海艳/文)

上一条:他用大半生和枸杞较真,只为一粒好枸杞 ——1986级郝向峰校友访谈
下一条:桃李春风 殷殷深情——1977级刘喜林校友访谈

关闭